聚焦劳动仲裁员群体:需读材料 不敢休假不敢出差

生僻字2 2019-04-16 05:26114http://www.cdaxzc.comadmin

聚焦劳动仲裁员群体:需读材料

 



  不敢休年假的劳动仲裁员


  “现在开始受理某某与某某公司之间的劳动纠纷……”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劳动仲裁员史宜宏端坐在仲裁庭中央,左右两侧是发生劳动纠纷的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代表。

  劳动仲裁员就是这样一份工作。他们不是法官,却一样要处理纠纷。在我国,劳动仲裁是劳动争议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必经程序。劳动仲裁员无疑是劳动仲裁过程中的关键角色。仲裁员会在当事双方之间进行调解,调解不成将依据相关法律进行仲裁。有当事人对仲裁不满时,才会前往人民法院,进入法律诉讼程序。

  在《劳动合同法》正式实施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法律意识日益增强,都希望通过仲裁争取自己的权益,仲裁员的工作强度也越来越大。本报记者在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亲眼见证了劳动仲裁员史宜宏忙碌的一天。

  开庭前需要阅读大量材料

  “证据材料装了四大箱”

  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位于官庄路大柳树100号,并不是很好找。不大的院子里都是些老旧的楼房。劳动仲裁员办公的小楼里,分布着10个仲裁庭,看上去有点拥挤。上午9点还不到,办公楼的楼道里,申请仲裁者和被申请者三三两两,等待着仲裁庭开庭。

  史宜宏当天使用的仲裁庭不大,大约只有二十平方米,仲裁员、书记员、申请者、被申请者,如果再加上记者,就没有多少剩余空间了。

  这一天的案例其实很简单,劳动者认为用人单位无故解除劳动合同,而用人单位则认为劳动者无故离职,并加入竞争对手的公司。整个审理过程大致如下:询问双方是否对对方的身份存疑;举证;答辩;休庭;调解等等。

  这一案例中,劳动者向用人单位主张索赔,在双方证据都比较清晰的情况下,史宜宏的工作就相对简单一些。不过用人单位对于索赔金额表达了不满,调解未成,只能等待仲裁结果。接下来,双方将等待史宜宏做出的仲裁结果。

  审理过程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在劳动仲裁案例的审理中,已经算比较短的了。

  但即便是这样用时不长、仲裁难度不大的案例,也需要仲裁员在仲裁庭下,付出大量的努力。“一般情况下,整个仲裁过程分以下一些阶段:确定提出仲裁的双方是否符合受理条件;向双方发通知,告知立案,举证期限和开庭时间;然后就是开庭、审理、调解、仲裁等等。”史宜宏说,一般的仲裁案例需要历时2个月,案例复杂一些,耗时长一些的甚至3到4个月时间。

  在开庭前,史宜宏需要阅读大量的材料。申请仲裁者需要提交仲裁申请书、身份证明、能够证明与被申请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有关材料等等。“有一次,一个案例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等材料甚至装满了四个大纸箱子。”

  约有5%到6%的当事人不能提供完善的证据

  “请举证”提及频率最高

  “请举证”,是史宜宏在这一天工作中最频繁提及的词,他告诉记者,“举证”也是劳动仲裁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

  “像今天的申请者和被申请者,前期准备工作都比较完善了,应该是请了专门律师做的,所以材料看上去很清楚。我们仲裁员前期做了解工作的时候,就相对轻松一点。这样做调解,或者最后仲裁的时候,会清楚很多。这样对当事人得到准确的仲裁,其实也更有利。”

  以史宜宏当天受理的这个案例为例,申请人和被申请人都进行了举证。“申请人提供了工资单,以证明他与被申请人的工作关系;而被申请人则拿出在网络上的一张截屏图,以证明申请人跳槽到竞争对手的公司。虽然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没有签署劳动合同,但工资单已经证明了两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但网页截屏图却没有什么说服力,所以证据很清楚了,申请人提出的赔偿要求很合理。”

  史宜宏说,在他受理的案例中,大约有5%到6%的当事人,不能提供完善的证据。

  在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门外,沿街有不少专门代理劳动仲裁事务的律师事务所。据了解,花几百块钱,就可以找律师做份完善的举证材料。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有5%到6%的当事人,在举证环节做得不够或者根本没做。

  “当我在仲裁庭上说到请举证的时候,有时候会看见当事人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准备。”史宜宏说,“还有比没有准备证据更让人无奈的,有时候当事人一问三不知,什么时候参加工作的、一个月拿多少工资……都不清楚。要是再多问几句,人家反而跟我们急眼了,直嚷嚷。这让我们的工作就很难办了。”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仲裁员与当事人不允许接触,所以举证,更多的是当事人自己应该注意的事。“其实在情感上,我们很多时候是站在劳动者这一边,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但是很多时候没有办法,举证缺失。我们做仲裁时必须依据法律,必须站在证据这一边。”史宜宏说。

  因为工作的原因,举证已经渗透到仲裁员的生活中,甚至成为一种职业病。史宜宏的同事王琼就跟记者开玩笑说,因为经常把工作带回家,家里人都对“举证”太熟了。王琼说:“现在我孩子在家遇到什么事,特别是我批评她的时候,就会举手对我说,妈妈,请举证。有时候,真的觉得哭笑不得,呵呵。”

  仲裁员们同时也想通过记者告诉所有劳动者,在处于一段劳动关系时,要注意留证。“劳动合同,工资条,甚至一些带公章的通知、奖状等等,其实都能证明劳动关系的存在。像工资单这样的东西,很多时候,银行都是对公不对私的,个人去办理有些困难。所以,自己平时一定要留证。”

  案子在这儿压着不等人

  “不敢休假不敢出差”

  这个大院的一角,有一间不起眼的平房。那是朝阳区人力和社保局的食堂,走进去,地方不大,里外间几十平方米,摆上十几张桌子,满满当当了。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说,吃工作餐的有好几百人,每到中午,只好分两三拨,分批来吃饭。“劳动仲裁员是最晚的一拨,他们通常12点才结束庭审。”

  同样,位于3楼的劳动仲裁院房间的灯,也是最后一拨熄的。比正常下班时间拖两三个小时,对仲裁员来说,都见惯不怪了。

  记者采访的当天,正好赶上劳动仲裁院分案子。每周一和周二的下午,史宜宏的主要工作是分案子,将上一周受理立案的案例,平均分配给各个仲裁员。

  “现在,我们一周受理的案例,大约在200个左右,多的时候达到300多个。但是我们这里现在可以处理实际案例的仲裁员一共18个人,所以大家的劳动量还是很大的。”史宜宏说,一个仲裁案例的前期工作和后期工作,比直观上仲裁庭上的工作量要大很多。有时候碰到棘手的案例,做出准确的仲裁很难,还要召开仲裁员的研讨会,集思广益,作出判断。

  所有仲裁员的劳动强度都很大,即便加班到很晚也无法保证,大家都不得不把工作带回家去做。由于工作太忙,史宜宏的孩子此前一直在寄宿学校学习,只是在史宜宏最近将家搬到距离单位更近的地方时,才能时不时接送孩子上下学。

  记者问,你们最近一次休年假是什么时候?史宜宏和同事王琼想了半天,还是没个确切日子。“反正最近一两年,我们没休过年假”,史宜宏说,“不敢休,也不敢出差,比如要去外地开会等出差什么的,回来桌子上一摞案子”。他用手比划一下,一二十厘米的样子,“这又得玩命加班一两周才能消化下去。其实,休假啊,出差啊,我们都有时间保证的。但每天的案子在这压着,它可不等人。”

  双方和解是最完美的结果

  “心理素质不好干不了”

  因为案例量大,人手不足,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又面向社会新招收了30名仲裁员,目前正在接受培训,逐步接触仲裁工作。在工作间隙,史宜宏就需要时常指导这些新仲裁员,希望他们能更快接手实际工作。

  史宜宏1998年来到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从他十几年的工作经验来看,新仲裁员的“性格因素”和专业素质一样关键。

  “这个工作太特殊了,因为来寻求仲裁的当事人,一般都是带着气的,要不然人家也不会来仲裁。所以,我们一定不能急,不能拱火,也不能顶着。双方和解,是最完美的结果,如果需要仲裁,也尽量让双方都接受。当事人走上法院,是我们仲裁员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史宜宏说,他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听说有仲裁员遭到跟踪和威胁,原因就是当事人对仲裁结果不满。

生僻字怎么读_大全:聚焦劳动仲裁员群体:需读材料 不敢休假不敢出差

Copyright © 2002-2019 生僻字怎么读_大全 版权所有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