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花”意象经典化历程中的另类叙事

生僻字1 2019-07-12 07:5670http://www.cdaxzc.comadmin

任何文化事象在意象化、经典化,并最终建立具有特定意涵的表征符号的过程中,一方面接受着主流话语系统的形塑,其符号特征日益鲜明,另一方面,也必定存在着与主流话语相悖的关于事象内涵的质疑性叙事。与其把这类叙事看作是纯粹的去经典化现象,不如将其理解为文化谱系建构中的对话与互动。一种文化事象只有包含、承受不同向度的叙事,才能具备足够的张力,形成开放、自洽、持久、圆融的符号体系。“萱花”作为中国母亲花的叙事就是这样的典型。

“萱花”叙事可以追溯至先秦时代。《诗经·卫风·伯兮》有云:“焉得谖草,言树之背。”在后世多数注家看来,“谖”取忘却之义,“谖草”即忘忧草,也就是萱花。根据历代多部药典及风俗记所载,观赏、佩戴或食用萱花,不仅可以疗愁,还有顺产利子之功效,“怀妊妇人佩其花则生男,故名宜男”(《本草纲目》卷十六转引《风土记》语)。“言树之背”,指萱花植于居所北堂,北堂又为母亲起居之处,所以用萱花指称北堂,进而比喻母亲,以此为滥觞。到了唐代,孟郊作《游子诗》云:“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诗中以萱花意象借代母亲,抒发母子深情。此诗广为流传,萱花作为母亲花的人伦内涵也就此而正式确立。

“萱花”意象经典化历程中的另类叙事

中国母亲花——萱花,又称萱草、黄花菜、金针、忘忧草、宜男草、疗愁、鹿箭、鹿葱等

总之,自《诗经》以来,承载着忘忧、宜男、敬母孝亲等主要意涵的萱花叙事在后世广泛展开,田野处处有之的萱花不仅成为许多诗歌词赋、小说戏曲中的文学意象,还时常出现在绘画雕刻、匾额瓷器中,是祝寿习俗和寿礼文化的重要符号。这在田兆元《萱花母亲意象的衰微与重建》一文(《光明日报》2019年6月30日7版)以及唐睿等学者的研究中均有详细论述。

由此可见,在传统社会,融合了文本、语言、图像、仪式、景观的这样一种主流叙事形成了普遍的文化认同,萱花的符号可谓深入人心。然而,正是在萱花日愈意象化、经典化、符号化的同时,与其所在主流话语系统相背离的质疑性叙事也如约而至。本文试图重点考察的就是“萱花”意象经典化历程中的那些另类叙事。

一、李渔的生活实践与萱花忘忧宜男功效的否定性叙事

主流叙事传统与文化接受主体所处生活世界提供的经验不符,以及由此而发生的现实后果,往往是导致质疑性叙事产生的一项重要原因。李渔关于萱花忘忧宜男功效的负面讲述与否定性评判便属于这一类。

清初文坛才子李渔对于文学、艺术,乃至饮食起居、器玩栽种诸方面均有独到见解,所撰《闲情偶寄》就是一部关于生活文化及其理论思考的集成性著述,林语堂视该书为“中国人生活艺术的指南”(《吾国与吾民》),评价极高。

“萱花”意象经典化历程中的另类叙事

(明)钟学《寿萱图轴》 ,现藏于中国美术馆

《闲情偶寄》“种植部”讲述花木观赏、养植之道,所涉草木花卉众多,其中就包括了萱花。在这里,李渔对萱花的认知与评鉴跟主流叙事相比,可谓大相径庭。在评述“朝开而暮落”的木槿花时,他建议“木槿一花当与萱草并树”,原因是“睹萱草则能忘忧,睹木槿则能知戒”。但他又指出,萱花具有忘忧疗愁的功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这也是在跟其他植物的比较中得出的,他说:“合欢蠲忿,萱草忘忧,皆益人情性之物,无地不宜种之。然睹萱草而忘忧,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对合欢而蠲忿,则不必讯之他人。凡见此花者,无不解愠成欢,破涕为笑。是萱草可以不树,而合欢则不可不栽。”李渔认为,合欢、萱花虽然都能调节人的情绪心性,但前者的这一功用是经过他亲身实践体验的,后者的功用却似乎只是一种传说,至少对于其个人而言并没有看到直接的成效,所以他得出了“萱草可以不树,而合欢则不可不栽”的结论。由此可知,在李渔的植物功能谱系中,萱花的地位是不高的,徒有其名,而无济于现实。

不仅如此,李渔对萱花还有更为负面的评价。在《闲情偶寄》关于“萱”的专论中,他几乎字字充满怨诽:“萱花,一无可取,植此同于种菜,为口腹计则可耳。至云对此可以忘忧,佩此可以宜男,则千万人试之,无一验者。书之不可尽信,类如此矣。”实际上,在《诗经》以下的咏物文学传统当中,咏题萱花忘忧者可谓代不乏人,唐代白居易就有“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之句(《酬梦得比萱草见赠》),至宋代,则吟咏更盛,如“种萱不种兰,自谓忧可忘”(刘敞《萱花》),“唤作忘忧草,相看万事休”(陈师道《萱草》),“葵花向日枝枝似,萱草忘忧日日长”(向子諲《鹧鸪天·戏彩堂深翠幕张》),等等,萱花已然成为文人士大夫纾解忧愁心绪的重要意象。历代关于萱花宜男的文学表达同样屡见不鲜,三国曹植《宜男花颂》、西晋傅玄《宜男花赋》、夏侯湛《宜男花赋》、南朝梁徐勉《萱草花赋》、宋代洪咨夔《西江月·庭下宜男萱草》、元代元好问《点绛唇·宜男绿澹香浓,旧曾百子池边种》,诸篇皆是。然而,如此强大的主流话语叙事却遭到了李渔的彻底质疑。作为文人才士中的一员,他并不认同这一由书本记载的传统,因为在他的经验世界中,萱花忘忧宜男的功能并没有得到应验,甚至于“千万人试之,无一验者”。

生僻字怎么读_大全:“萱花”意象经典化历程中的另类叙事

Copyright © 2002-2019 生僻字怎么读_大全 版权所有 备案号: